浙江新闻网

控股股东破产重整前途未卜 ST中南前三季度亏损近3亿

原标题:控股股东破产重组不确定未来东南科技前三季度亏损近3亿元

自2018年以来,随着影视行业监管的日益严格,新游戏没有获得版号的批准。圣中南的巨额亏损已经结束,同时也受到控股股东违反规定担保债务的压力。

近日,ST中南发布第三季度报告称,今年1月至9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51亿元,同比下降47.98% 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2.74亿元 记者多次致电公司证券部,发送了第三季度相关信息的采访提纲。截至昨晚的新闻稿,公司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控股股东破产重组两次拍卖失败

9月23日,ST中南控股股东江阴中南重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南集团”)《民事裁定书》债务危机暂时结束

根据公告,公司控股股东中南集团的债权人以中南集团无力偿还到期债务、明显缺乏偿付能力为由,向江阴市人民法院申请中南集团破产重组。 江阴市人民法院受理中南集团破产重组申请

在谈到控股股东破产重组对上市公司的影响时,上游金融专家顾问蒋寒(Jiang Han)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理论上,如果控股股东破产被很好地隔离开来,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如果两者之间的交易密切相关,很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破产重组前,中南集团的到期债务处于“红灯”状态 9月7日,公司宣布,在中南集团与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因股票质押回购交易违约的情况下,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淘宝的司法拍卖平台上公开拍卖了中南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7140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5.07%。

仅相隔三天,公司宣布江苏省灌南县人民法院公开拍卖了中南集团持有的2.69亿股上市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份的19.09%。

“今后,如果控股股东的转让是由破产清算引起的,企业之间的业务冲突将会越来越激烈和突出 ”蒋寒说道

有一段时间,中南集团的控股股东地位岌岌可危 然而,在上述公开拍卖日之前,中南集团被法院裁定破产,法院已撤销其在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上的公开股票拍卖。

最新公告显示,中南集团持有公司3.4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4.16%。它的所有股份都被司法部门冻结,等待冻结。 蒋寒告诉记者:“股票冻结将给整体破产重组带来不利因素。” "

控股股东负债累累,ST中南也存在各种纠纷,其子公司被“拍卖两次” 8月底,ST中南宣布,由于公司与平安信托有限公司之间的合同纠纷,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淘宝司法拍卖平台公开拍卖公司持有深圳价值静止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价值静止”)100%的股权,但上述事项以流通拍卖告终。

巧合的是,根据公司9月21日的公告,在中南集团破产重组前夕,由于王晓东与王学东、中南文化与大唐辉煌之间的债务纠纷,ST中南全资子公司大唐辉煌的部分资产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拍卖。

10月下旬,深圳仍启动了第二次司法拍卖,但起拍价“比原价低15%) 深圳评估值为6074.09万元,初始投标价为4251.8万元,第二次投标价下降800多万元,初始投标价为3401.49万元。 记者了解到,深圳的拍卖日期定在10月31日至11月1日

非法担保余额10.41亿元,半年未新增外部贷款。

作为影视产业转型的种子玩家,ST中南的一系列骚乱与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巨额非法担保有关。

2018年8月27日,ST中南宣布公司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未签发商业承兑汇票,未对外担保,未占用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资金。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非法担保余额为10.41亿元,占最新审计净资产的47.47%。

就非法担保诉讼而言,公司迄今已判定6起非法担保案件,金额为2.2亿元。 已提交总额为4.3亿元的两项担保,但尚未作出裁决。 非诉讼和非法担保事项4起,总金额4.81亿元。

在资金占用方面,中南集团非法占用的文化资本本金已归还上市公司,因非法占用文化资本而产生的利息2064.05万元尚未归还。 此外,由于两起非法对外担保诉讼被司法扣压,中南集团现已新增资金1592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第一季度,公司现金流量表中借款收到的现金仅为3200万元,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上述科目收到的现金仍为3200万元。 六个月内,该公司没有收到任何新的外部贷款。 “上市公司的对外借贷和融资能力已经达到非常薄弱的状态 ”业内人士表示

传媒产业趋势好转,中南科技能否“复兴”

据数据显示,ST中南的原始股票名称是中南重工。2014年,该公司从金属管配件制造转向媒体行业。2016年5月,公司股票名称简称中南文化。 2018年8月,公司向公众宣布,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未签发商业承兑汇票、外部担保、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占用资本等事项,并将“戴帽”改为st中南

转型之初,ST中南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快速增长。2015年至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2亿元、13.4亿元和15.3亿元,分别增长54.53%、19.68%和13.86% 仅2016年至2017年,公司影视业务营业收入分别达到5.08亿元和4.77亿元,分别占当期收入的38%和31.25%。

进入2018年,ST中南遭遇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亏损21亿元。 从2019年前三个季度来看,st中南未能扭转局面,损失近3亿元。

ST中南表示,营运资金的极度短缺对公司的一些生产经营产生了重大不利影响。大量逾期债务增加了公司的财务负担。机械制造业的订单大幅下降。影视行业相关企业暂停或取消了新项目投资计划。新游戏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得到版本号的批准。旧游戏的生命周期已经进入了结束阶段。

川菜证券分析师欧阳遇见和郭晓冬表示:“自2018年12月游戏重新获得批准以来,行业发布数量一直较低,但新旅游的整体质量有所提高。” 2018年行业重组后,媒体行业的影视剧审查和游戏版本号审批逐渐恢复正常,行业整体盈利趋势良好。 “

在行业整体良好趋势下,圣中南能否“焕发青春”?蒋寒告诉记者《证券日报》:“对于企业本身来说,一个更好的宏观市场环境的确有利于企业的发展,但企业本身能否突破内部管理变革的影响是企业的核心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