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闻网

波音CEO在美国听证会上承认:开发737MAX时犯错

原标题:波音首席执行官在美国听证会上承认,他在开发737MAX

K图 BA_0时犯了一个错误,“我们错了。”在国会压力重重的椅子上,波音首席执行官丹尼斯穆伦堡说了实话。

这把椅子似乎有魔力。几天前坐在上面的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也承认,“天秤座的项目有风险。”

与扎克伯格遭受的暴风雨般的折磨相比,穆伦伯格应该庆幸自己只需要承认波音737 MAX的问题。毕竟,事故的原因早就被揭示了。

737 MAX有一个问题

737 MAX有一个问题

10月29日,印度尼西亚狮子航空公司JT610飞机坠毁一周年纪念日。美国参议院选择在这一天举行针对波音公司的听证会。 出席听证会的穆伦伯格承认波音公司在开发737最大功率时犯了一个错误 这也是穆伦堡在两架波音737飞机坠毁后首次出现在立法者面前。这也是波音公司最公开的承认,飞机的设计存在漏洞。

在两个小时的听证会上,穆伦伯格的态度是真诚的。 面对一系列关于波音客机安全的问题,穆伦伯格说波音公司应该接受审查。 他还表示,事故发生后,他可以理解对波音及其企业文化的批评。

目前,对穆伦堡来说,坦诚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关于狮子航空公司空困难的最后报告和关于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空困难的初步报告已经公布。波音公司没有必要隐藏它们。

10月25日,印度尼西亚国家交通安全委员会在首都雅加达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了狮子航空客机失事的最终调查报告。 根据《西雅图时报》之前收到的狮航空困难调查报告的复印件,波音MCAS系统、狮航对飞机的维修和保养以及飞行员的应对能力都是狮航空的原因 报告显示,波音737MAX存在设计和认证缺陷。缺乏对飞行员的充分培训、维护和机组人员失误是狮航空公司客机事故的主要原因。

与这份报告类似,10月11日,国际航空公司空安全监管机构集团(JATR)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指出波音在设计飞机时的假设并不完美。 日本航空运输研究小组发现,很难通过波音公司提交给美国联邦航空局的认证文件来证明和评估MCAS是否完全符合要求,从而留下了潜在的安全隐患。

当地时间10月30日,穆伦伯格还将出席众议院交通和基础设施委员会组织的另一场听证会。

“我向你保证,我们已经从中吸取了教训,并将继续学习 因此,我们也做出了改变,这些改变将继续下去。 “为了平息立法者的疑虑,穆伦伯格不得不给出三个保证 此外,受害者家属也在同一天出席了听证会。穆伦伯格在听证会上道歉。

02

故意藏起来了吗

如果道歉和保证有用,听证会可能就不需要了。 穆伦堡必须做的不仅仅是用几句简单的空话安抚国会议员,而且听证会的焦点也不是听穆伦堡含泪的道歉。 MCAS的技术问题是导致空困难的直接诱因,但在MCAS之后,责任和利益之间的冲突也是显而易见的。

在听证会上,几位参议员指出,在2016年的内部检查中,一些飞行员对737麦克斯的机动性增强系统MCAS提出了担忧,但波音公司没有通知主管。 得克萨斯州参议员特德克鲁兹展示了一份波音公司内部员工谈话的抄本,该抄本此前由联邦航空管理局公布 记录显示,MCAS问题在波音737 MAX上市之前就已经出现,但波音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为了记录在案,穆伦伯格的态度远不如承认错误时真诚。 在听证会上,他说他只是在几周前才知道这个信息,他没有找有关的员工来了解情况。 联邦航空局表示,该材料已提交给联邦监管机构,作为今年早些时候调查的一部分。

穆伦伯格的“不清楚”声明也引发了公众的愤怒 几位立法者批评波音公司的内部管理和文化问题,指责波音公司在其内部管理系统中“故意隐瞒”行为,导致连续两起737 MAX坠机事件。

除了内部问题之外,波音和美国联邦航空局之间的密切关系也一再受到立法者的折磨。 几位立法者对波音公司和美国联邦航空局之间“不适当的密切关系”表示担忧,并询问穆伦堡的波音公司是如何将有缺陷的传感器推向市场的。 对于这个问题,穆伦伯格只回答说波音总是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从这个角度来看,除了承认波音公司的错误之外,穆伦伯格在听证会上保证了安全,但显然,这并没有说服公众。 蒙大拿州民主党参议员乔恩泰斯特说:“我宁愿步行也不愿乘坐737MAX。”。波音不应走捷径。

在听证会上皱眉,穆伦堡将面临长枪短炮的折磨。 当被媒体问到他是否已经和董事会讨论过他是否应该辞职时,穆伦伯格只是说,“我正在关注手头的工作。” “这些不是我参加的讨论,也不是我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波音董事会已经在10月11日解除了穆伦伯格的董事长职务 上周,负责生产737MAX的商用飞机部门主管被免职。

03

遭重创的波音公司

lion air 空已经陷入困境一年了,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空已经陷入困境234天了。波音公司仍在谷底盘旋。 穆伦伯格不仅面临质疑的目光,也面临一架衰弱的波音飞机。

几天前,波音公司发布了第三季度财务报告,这不是偶然的,也和前一次一样令人沮丧。 数据显示,波音第三季度净利润为12亿美元,同比下降50.6%。收入下降20.5%,至200亿美元,所有这些都与7.37亿美元的基本收入有关。

具体来说,对于商用飞机,由于7.37亿美元的交货量下降,这部分收入下降了41%,至82.5亿美元 收入的急剧下降伴随着支出的增加。该部门本季度的业务支出为0,40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为20亿美元 本季度,波音交付了62架商用飞机,下降了67% 此外,该公司还积压了价值4700亿美元的未完成订单,其中包括价值3870亿美元的近5500架商用飞机。

经历了两次空困难后,波音的模型问题开始被放大。 最近,波音公司的各种类型的飞机接连发生事故。 10月20日清晨,泰国航空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77飞机起飞前在跑道滑行时发生爆炸。机上339名乘客被疏散 10月24日,三家韩国航空公司空因为九架波音737NG飞机的结构性裂纹而停飞了九架飞机。

“波音面临着从工程危机、金融危机、安全危机到进度危机、通信危机和透明度危机等各种危机 航空咨询公司Aeroanalysis空的投资分析师狄龙博卡伊坦率地说,这表明波音公司的安全文化存在问题。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似乎无法在工程、进度和成本之间取得平衡。

这次听证会不会成为波音公司翻身的新起点。毕竟,737MAX问题仍有待继续。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航空公司空已经取消了2020年1月和2月最大737架次的航班。预计美国联邦航空公司空政府将不会允许737MAX在2019年12月之前运行。 关于复飞的最新进展,北京商报记者今天联系了波音中国通信部门的相关负责人。截至公布之时,尚未收到另一方的具体答复。

当然,波音并非完全没有希望。欧洲航空公司空安全局(EASA)局长帕特里克基(Patrick Ky)此前表示,EASA将安排欧洲试飞员在12月中旬对波音737MAX进行飞行测试,预计737MAX最早将于明年1月恢复飞行运行。

(责任编辑:DF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