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闻网

古董藏品“确权证明”是个套

?

原始标题:“确认证书”是一套

安徽省庆阳县的三个只有小学或初中文化的村民,假古董商人,有兴趣购买的老板和一些古董收藏家急于意识到自己的手心。可以证明所有权的交易中心主任根据古董收藏的出售证据,建立了骗局,并从想要实现收藏的受害者中骗取了11万多元。

日前,合肥市瑶海区检察院提起公诉。被告马纯因欺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八个月。被告人王国平和万志安因诈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两个月,并处以罚款。

三个部门很明确

三个没有业务的人分别是1982年出生的马春,1972年出生的王国平和万志安。我已经谈论过使用古董收藏品在互联网上骗钱的情况。三人认为这是金钱的渠道。为此,三人做了分工,马春,万志安分别为假冒古董交易中间商,收藏交易中心可以做权威来证明权威,王国平冒充有钱商人。购买收藏品。

将三个人分成好工作之后,第一步是在互联网上找到卖家的信息,例如姓名,联系电话等。然后,作为古董交易中介,通过电话或微信联系卖家。很快,他们抓住了卖方。

王,来自河北省廊坊市,有着祖传的书画,名为《优美的华贵地图》。 2018年5月,他在出售艺术品的网站上留言。同年11月,马纯打电话给他作为古董交易的中介人,说他可以匹配这条线并帮助他实现这幅画。

两个人添加了微信。不久,马纯告诉他,有一位浙江老板看中了“桂荣华贵地图”。他打算收集并询问王先生打算出售多少?王说,他不能低于60万元。马春说,如果他能达成交易,他将收取5%的佣金。两天后,王春春去合肥与买家见面,商量价格,并说浙江老板想当面看这幅画。

11月13日上午,王和妻子立即乘汽车赶往合肥。他们在他们住的旅馆遇到了马纯。马骏立即致电浙江老板。浙江的老板来后,拿着卷尺和放大镜,非常仔细地看了看这幅画,说可以付68万元。 “但是,”浙江老板一言不发。 “毕竟,这是一笔几十万元的交易。我需要你证明这幅画是正常的,否则你就不会买。”

王和他的妻子说,他们不知道在哪里做证明。马春说,他有一个叫谢的朋友,他是交易中心的主任,可以帮助提出问题以证明自己的权利。随后,马春还致电王主任在谢先生面前,对方可以办到,但要收取一万多元的费用。

买家不见了

认为可以做这种确认的证据,可以实现这幅画,并可以得到数十万元。王先生迅速拿起身份证和他带给马春的画作,并寄给谢主任。

二十多分钟后,谢主任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去做。 XX号,马春立即打电话给浙江老板让他检查。不久,浙江老板说没问题,马春带王去谢理处领取确认证明。拿到证书后,王先生看了一眼“中国文化财产权信息中心”一章。王某按照事先提到的价格把钱送到附近的银行,给谢主任11700元。

王不知道“确认书”是马春本人在文印店印刷的。他只花了25元就买下了“中国文化财产信息中心一章”。所谓的浙江老板和导演谢分别被王国平和万志安伪造。

有了证据,王先生希望立即进行交易。没想到,浙江老板说必须向银行保留大量资金。今天将不可用,明天早晨将不可用。王先生毫不怀疑,回到酒店等待。

第二天早上,王接到马春的电话,说浙江老板的婆婆去世了,渴望回去处理,让他再等一周。王不得不耐心等待。一个星期后,马纯再次打电话说,浙江老板喝醉了,被关起来,不得不等待约14天。王别无选择,只能等一等。几天后,担心自己内心深处的王某再次打电话给马春,手机被关闭了。此后,王不再与马春联系。

有很多表演的人

与王有类似的遭遇,例如刘,朱,陈,刘等。

2018年10月底,刘在互联网上悬挂了几张在家收集的旧瓷器图片。 11月上旬,自称是古董贸易代理人的段先生联系了他,并说有一个老板开设了一家私人博物馆。对事物感兴趣,请他们出售而不出售。刘说,有买家要卖,双方补充了微信。此段实际上是万智安的假货。刘按照要求发送了相关图片后,也和以前的程序一样。他报告了价格,然后去合肥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易。姜老板看到旧瓷器后,实际上说可以买400万元以上。面对超过400万元人民币的巨额款项,刘先生欣然支付了21,200元人民币的许可费。通过该部门的朋友马先生,他打开了“中国文化财产信息中心”一章的确认书。

就像王先生一样,在付了钱并进入交易时段后,这是一场意外,然后是一场意外。刘老板从未见过江老板和所谓的中介先生,牌照费为2.12万元。这引起了轰动。

2018年12月之后,我意识到王某,刘某,刘某等被骗,并逮捕了马春,王国平和万志安等三名犯罪嫌疑人。在公安机关,三名犯罪嫌疑人供认了自己的欺诈罪。

按比例划分税项

实际上,为了更好地欺骗卖方,这三个人也在分工上费尽心思。鉴于王国平的胖子身材和对古董的了解,王让让有兴趣购买该收藏的假老板,每当他与卖方见面时,假冒的老板也会携带诸如卷尺之类的测量工具。测量和一个放大镜。做一个非常专家的专家,让卖方相信它。为了逃避打击,三人还要求卖方在支付许可费时支付现金,不留任何转让的痕迹。当钱被欺骗后,这三个人按计划溜走了。延迟交易时间的各种原因已成为延迟时间的借口。忽隐忽现后,卖方立即熄灭并消失了。

此案根据公安机关移送的五项犯罪事实移送合肥市瑶海区检察院后,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又增加了六项犯罪事实。马春等人共实施诈骗11起,案值超过11万元。根据中间人,上司和证人,以欺诈行为获得的每个骗局均以4:4:2的比例被三人分开。

检方的案件认为,这三人使用电话在全国范围内骗取了未指定的人。从金额上看,虽然骗取的金额不是太多,但三个人密谋,没有公司,没有电话,没有身份。被欺骗和奔跑,隐瞒着。公安机关不仅很难对此案进行调查,而且对社会是非常有害的。通过此案,检察官还提醒大家:警钟很长,提防欺诈。 (黄伟杨学芳)

(编辑:杨家佳(实习生),曹K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