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闻网

王鹏:“货币主权”应当被重视

日前,随着美国正式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美国对中国经济欺凌的战争也被烧成了金融和货币领域。从历史上看,美国发起的贸易战经常以其最为熟练和最有利的金融战和汇率战结束,使对手“失去了N年”。以历史为镜子,为了避免重复同样的错误,中国可以从以前的案例中吸取什么教训?

正是基于这一考虑,早在2018年底,作者所在的中国人民大学崇阳金融研究所就启动了一项名为“中国金融白皮书”的研究项目,其中包括“人民币货币主权“。讨论中国的应对策略。

所谓的“货币主权”意味着一个国家可以建立独立的货币发行制度。核心标志是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完全本地化。具体而言,如果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左岸,即其主要资产是外汇储备;资产负债表右栏中的负债主要是当地货币,这表明了央行的货币发行机制。它不是独立的。该国的货币依赖于贸易顺差或外国直接投资的外汇流入。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的规模,渠道和方法以及货币政策都受其外汇储备规模的影响。

相反,如果一个国家拥有独立的货币发行系统,其中央银行就有足够的工具来应对系统性风险。它可以购买政府债券以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也可以接受新型资产作为抵押品。商业银行提供流动性,甚至可以直接进入市场购买国内资产或向商业银行注入资金,从而为市场注入流动性和信心。令人遗憾的是,世界上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中央银行都没有完全的货币主权,因为它们都将外汇作为以本国货币发行的储备,被动地适应国际金融货币的等级。

观察这些国家的国内经济方面,可以看出,它们的货币发行机制将美元汇率与其出口导向的经济发展模式相匹配。这样做的好处是保持稳定的汇率预期以吸引外国投资;以失去货币政策灵活性为代价。换句话说,一旦这些国家的中央银行离开美元并独立放置钞票,它们将被国际资本视为“违约”和“无效”。

任何国家的货币和金融体系都为其国民(实体)的整体经济发展服务。因此,任何国家都需要在特定阶段根据自身的经济增长方式建立匹配的货币发行制度。当经济增长方式发生变化时,货币发行机制也需要相应调整。包括中国在内的经济增长方式逐渐从“外部需求导向”转向更加平衡的“内外需两驱”,有必要建立一个独立于国外规模的货币发行制度。交换储备并具有独立的政策空间。这是中国当前实体经济和金融体系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例如,欧元区经历了欧洲债务危机的痛苦,但没有陷入金融危机的深渊 - 这是货币主权的战略利益。

有鉴于此,我们提出五项主要政策:一是完善国有资产管理预算;第二,对地方财政预算实施严格限制;三是打破金融机构的无形保障;四是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第五,明确货币政策目标。如上所述,在金融部门,如果你想保持底线没有系统性风险,你必须建立和巩固独立的货币发行机制,使其不再受外汇储备,贸易顺差,外资流入,等因素的缺陷。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崇阳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

http://www.whgcjx.com/bds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