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闻网

原董事长违纪违法被查 员工违法放贷1.9亿 广东最大农商行“回A”好梦难圆?

?

原职务:前董事长违反纪律和法律;被调查的员工利用广州农业商业银行的地理位置,向广东最大的农业公司

K图 01551_0

非法贷款1.9亿美元,一直发展顺利。资产规模居全国第四位,已成为广州乃至广东省最大的农业商业银行。本行于2017年6月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并于今年3月15日向中国证监会提交a股上市申请。它有望成为一家“h股”上市的农业公司。

然而,自今年8月以来,广州农业商业银行发布了一系列重大消息,给该行的“回归a股”蒙上了阴影。

8月23日,广州市纪委网站宣布,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前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广州市纪委的纪检监察。

10月8日,广州市纪委网站宣布“广州市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七轮检查公布了24个单位党组织的检查反馈”。其中,广州农业商业银行被指控不积极为“三农”服务,纠正违法问题不力。

一周后,10月15日,裁判文件网发布的二审裁决揭露了广州农业商业银行非法发放贷款的案件。该行4名员工非法发放1.9亿元贷款,仅收回5800万元,造成1亿多元巨额损失。

不到两个月,广州农业商业银行披露了前董事长被调查和员工非法放贷等案件。会否影响银行的“回归a股”上市?10月24日,记者《华夏时报》联系了广州农业商业银行。该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问题将反馈给银行相关部门。如果没有答复,将以银行公开披露的信息为准。”

截至发布之时,记者尚未收到广州农业商业银行的任何回复。

案件接连曝光

8月23日,广州市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前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广州市纪委的纪检监察。

不到一个月,王继康辞去了广州农业商业银行行长的职务。7月30日,广州市政府网站宣布“广州市人民政府批准免去王继康同志的广州农业公司董事长职务”

数据显示,王继康今年58岁,自1996年以来一直在金融系统工作。曾任中央银行广州分行副行长、广州商业银行行长助理、广州农村信用社行长、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行长。他于2013年8月出任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党委书记兼董事长。今年7月,被免去广州农业商业银行行长职务的王继康,担任广州市国有企业的专职外部董事。

王继康被调查后不久,广州农业商业银行非法发放贷款的案件也浮出水面。10月15日,裁判文件网发布的二审裁定显示,广州农资企业澳源广场小额信贷中心的业务总监和三名下属业务经理使用假名换马甲的方法,三次使用72、84和34个名字,共向三家贷款人发放1.9亿元贷款。目前,1.32亿元尚未追回,给广州农业公司造成巨大的财务损失。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该农资公司奥园广场小额贷款中心业务经理等无视国家法律,作为银行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发放贷款,数额巨大,损失惨重。他们的行为都构成非法发放贷款的罪行。涉案人员被判处4至6年有期徒刑,并处10万至15万元罚款。

事实上,广州农业商业银行不仅是一系列重大案件,而且在内部控制和管理方面也存在许多违规行为。

十一国庆后,广州市纪律检查监督委员会网站宣布“广州市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七轮检查公布了对24个单位党组织检查的反馈意见”。据披露,广州农业商业银行不决定执行上级的决策和计划。“三农”贷款和小微贷款增速缓慢,为实体经济发展服务的板很短。党委没有正确履行主要职责,组织变动和干部调整频繁,存在干部违规提拔、推诿责任、扯皮等问题。基层党组织覆盖率不高,职能弱化,流动党员被忽视。党的整体严格管理不力,监督纪律松弛,责任软,基层员工违纪违法问题时有发生。贯彻八项中央规定的精神不够严格,交通运输超标准、用公款购买购物卡和高档饮料、私用公共汽车等“四风”问题依然存在。缺乏节俭意识,会议和培训大多在酒店组织。“依你吃什么”的问题很明显,对员工个人消费贷款审查不严等问题没有得到有效纠正。

广州市委第六检查组组长张恩铭指出,自2013年以来,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党委全面落实了从严治党的要求,在加快转型改革、跨区域、跨行业经营、实现高速增长等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与国家对农业经营体制的要求还有很大差距。

“回到a”路不平坦

广州农业商业银行总部设在广州,其前身是成立于1951年的广州农村信用合作社。1998年9月,广州农村信用社成立,完成了统一法人制度的改革。2009年12月11日,经银监会批准,广州农业商业银行正式开业。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广州农业商业银行共有18家分行,均位于广东省,其中广州市13家,其他地方5家,分别位于河源市、清远市、肇庆市、佛山市和珠海市;共有631家营业网点,其中619家位于广州。同期,本行在广东、山东、江苏、湖南、河南、四川、辽宁、江西和北京设有27家子公司。

早在2010年,上市仅一年的广州农业商业银行就正式开始了首次公开募股的准备工作。当时,美国总统王继康表示,“计划在两年内上市a股”。至于a股或港股的选择,当时广州农业商业银行管理层倾向于a股上市。“如果在内地上市的队伍太长,我们也会考虑在回归前上市h股。总的来说,以先到者为准。”当时,王继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但是从那以后,广州农业商业银行的上市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截至2016年,本行h股上市申请已获广东银监局批准,上市申请已提交至香港证券交易所。2017年6月,广州农业商业银行在香港交易所上市,成为广州首家上市银行。

h股上市仅一年后,广州农业商业银行就走上了“回归a股”之路。2018年7月,该行首次披露了重返a股的计划。同年8月,本行在广东省证监局完成上市指引的备案登记,并接受CICC的上市指引。今年3月15日,本行向中国证监会提交a股上市申请,中国证监会日前接受了该申请。这意味着广州农业公司已经正式加入a股首发团队,并有望成为一家“h股”上市的农业公司。

招股说明书披露,广州农业商业银行计划在深交所登陆发行不超过15.97亿股,约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4%。广州农业商业银行表示,a股发行筹集的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用于补充本行核心一级资本,提高本行资本充足率水平。

记者注意到,2018年,本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从2017年的10.69%降至10.5%。2019年后,这种下降将有增无减。一季度、二季度和三季度报告显示,本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29%、9.83%和9.18%。尽管符合监管要求,但仍处于持续下降状态。显然,广州农业商业银行有必要“回归a股”,筹集资金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事实上,不仅广州农业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银行经营也不容乐观。

根据年报,2016年至2018年,广州农业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81%、1.51%和1.27%,逐年下降。然而,自2019年以来,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一直在上升。截至今年上半年,广州农业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4%,比去年年底上升0.13个百分点。准备金覆盖率同时下降,从2018年的276.64%降至234.34%,下降42.3个百分点。

不仅如此,广州农业商业银行净利润增长率下降。广州农业商业银行公布的2019年中期业绩显示,该行上半年净利润为36.73亿元,同比增长8.3%。截至第三季度末,本行实现净利润51.23亿元,同比增长5.83%。显然,广州农业商业银行的净利润正处于增速收窄、增速下降的状态。

当地一家金融机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案例的持续曝光、广州农业商业银行资产质量的下降和利润增长的下降,肯定会对其a股上市的回报产生一定的影响,并将使广州农业商业银行a股上市成为一个变数。”

(责任编辑:DF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