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新闻网

倒计时2个月,搜狐重回互联网舞台中央几乎没戏

媒体技术/龚金辉

2016年11月,搜狐的负责人张朝阳在第三次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搜狐将在三年内重返互联网舞台中心。今天,从Flag Redemption只有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搜狐能否回归互联网舞台的中心?

答案当然不是。在搜狐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中,收入正在下降,而且仍然存在亏损。这显然不是一个应该回到互联网阶段中心的状态。正常的绘画风格应该是充满活力和充满希望的。收入和利润都将是突出的。不像搜狐这样下坡。

财报显示,搜狐第二季度收入同比下降2%至4.748亿美元,环比增长10%,略低于市场预期的4.82亿美元;损失529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则亏损4800万美元。当天结束后,搜狐的股价暴跌27%,收于8.92美元,创下自2003年6月以来的16年低点。

第二天财报发布,张朝阳预测股价会回升。然而,这一次他被误判了。当晚开盘不久,搜狐股价上涨,但不到1%,约等于没有上涨,收盘时股价下跌1.57%,继续探底,收盘价为8.8美元,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8.92美元有所回落,市值仍非常可观。“分享”不到4亿美元。

在刚刚过去的一个交易日,搜狐以11.99美元收盘,最新市值为4.7亿美元,仅为阿里和腾讯的千分之一。由此可见,搜狐的市值依然以狡猾的形象示人,而蝙蝠的情况也并非如此。这已成为众多独角兽的常态。这显然不是公司在互联网舞台中心阶段应该回头看的方式。市场价值至少要达到100亿美元的水平,排名第一。

从业务发展的角度来看,可以合理地说,回到互联网中心阶段的公司必须赶到其核心业务的前三位。虽然搜狐拥有门户网站,视频,游戏和搜索四倍,但在收入结构方面,搜索和游戏都是有收益的,而门户网站和视频的收入相对有限。

结果显示,搜狐Q2搜索和搜索相关广告收入为2.76亿美元,同比增长2%,同比增长18%,而网络游戏收入为1.02亿美元,同比增长8同比增长3%,同比增长3%。相反,搜狐品牌广告收入仅为4400万美元,且下降趋势明显,同比下降29%,环比增长2%。

不难看出,具有良好发展势头的搜狗和畅游是搜狐的两大核心业务,但各自的行业地位极为渺茫。一直以来,搜索行业都呈现出百度独特的格局。即使在第二和第三世界,其他玩家也注定要生活在阴影中。因此,搜狗是第二个还是第三个并不重要。无论如何,它无法对抗百度,而且情况变得越来越不利。

今天,搜狗陷入了内部和外部的困境,内部收入的增长处于上限。外部市场正面临着外观上升的挑战。过去两年,上市产品的市值下跌超过2/3。这不是一个长途旅行的好地方。凭借其实力,它不在行业前三。它几乎跻身行业前十。除了《天龙八部》之外,近年来,游戏中几乎没有任何爆炸性的工作,腾讯和网易都在努力。生活空间不可避免地被压缩。与高峰期相比,10年市场的市场价值缩水了35亿美元,私有化无法扭转其下滑趋势。

从营收、利润、市值、业务发展等各个维度来看,搜狐完全没有半点重回互联网舞台中央的迹象,相反其给外界留下“过气互联网巨头”的印象,先后错过了内容分发、直播、社交、短视频等多个风口,蜕变从未成功。

因此,张朝阳只能靠怀念当年搜狐作为互联网先锋的荣光来告慰自己,时不时贩卖情怀,本质上是活在过去,而“不进则退”是互联网江湖的生存法则,随着行业地位的下降,放眼当下和未来,搜狐能给他个人、用户和资本市场带来的惊喜已越来越少。

可以预见的是,在剩下的2个月,搜狐注定像以往一样难有大的作为,继续维持着平庸、存在感低的人设。换言之,倒计时2个月,除非张朝阳专门重新定义“互联网舞台中央”来给自己找台阶下,否则无论搜狐怎么折腾,都无法如愿重回常人理解的互联网舞台中央,通常只有耀眼的明星才能站在互联网舞台中央。

显然,搜狐完美地避开了“耀眼”这一特质,时至今日,仍在为了实现盈利而苦苦挣扎,且行且珍惜。很难想象,一个渴望站在互联网舞台中央、成立21年之久的老牌互联网公司,盈利之路竟然走得如此艰辛、漫长。

值得庆幸的是,还好搜狐只是渴望,而不是真的站在互联网舞台中央,否则将颠覆外界对“强公司”“好公司”的固有认知。强烈建议张朝阳以后少立这种不切实际的Flag,一步一个脚印、扬长避短,带领搜狐尽早走出当下困境,加油!

变态反应科